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晋江文学城手机版 > 正文

昙花一现的刘柏辛与难回巅峰的《歌手》

时间:2020-03-25 11:20 来源:www.zkjipiao.cn
图片来源:《歌手·当打之年》官方剧照

  记者 |刘燕秋

  这届《歌手》和上一季相比绝对算得上“起死回生”,但如果和巅峰时期的前三季相比,很难说这档节目还在“当打之年”。

  就拿这一季宛如横空出世的酷女孩刘柏辛为例,乐评人耳帝称赞她表演的那首《manta》是“《歌手》舞台上有史以来曲风与气质最‘新’,最接近国际潮流化的歌曲”,刘柏辛也确实掀起了一波关注度。

  从媒体报道里可以了解到,这个女孩出生于1998年,参加过韩国SM,西田麻衣YG,JYP联合推出的《K POP STAR》选秀,还在美国专门学习过音乐。年轻,有态度,国际化,这些都是鲜明的营销点。

  可惜,如果拿刘柏辛现在的百度指数和李荣浩2015年在《我是歌手》舞台上惊艳亮相时期的数据相比,你会发现,两者在数字上确实有很大的差距。当年,李荣浩作为踢馆歌手也只在《我是歌手》上“一轮游”,但登上节目给他带来的知名度却是节目中的成败所不能估量的。尽管在此之前,他就已经凭借首张专辑《模特》斩获台湾金曲奖五项提名,并最终拿下了最佳新人奖。

刘柏辛和李荣浩的百度指数对比

  当然,刘柏辛已经算来得不亏的了。

  《歌手·当打之年》的首发歌手为华晨宇,米西亚,萧敬腾,徐佳莹,袁娅维,毛不易,周深,除了刘柏辛,目前亮相的奇袭歌手还包括李佩玲,黄霄云,刘柏辛,隔壁老樊,白举纲,曾一鸣,胡夏,吉克隽逸,秦凡淇,声入人心男团Super vocal,西田麻衣耿斯汉,太一等。

  奇袭歌手实力差别较大没法一概而论,比如吉克隽逸这种成熟又有知名度的歌手从各方面来说都可以作为首发阵容出现,胡夏,白举纲,声入人心男团也算熟面孔了。要说能带给人新鲜感的还得是新人,比如还在成长阶段的黄霄云,秦凡淇,太一等95后音乐人。然而,除了黄霄云PK下毛不易引发的无妄之灾,其他几位年轻歌手虽然在音乐上也各有特色,但却没能引发太大的舆论关注。

刘柏辛VS黄霄云VS秦凡淇VS太一

  都是老面孔不行,为什么转身拥抱年轻人仍然没能讨好到观众?

  窘境背后,在新的媒介环境下,《歌手》这档老牌音乐节目不得不经历一场重新寻找自身定位的探索。

  原本,《歌手》的节目逻辑就没有太强的戏剧性,歌手竞演,然后由观众听审选出“歌王”,和现在的很多选秀相比,这还是一档相对纯粹的音乐节目。它的意义在于,作为一档电视综艺,决定权在大众听审而非专业乐评人的《歌手》输出的是主流的审美。

  但如今,“主流”这个词的意义变得模糊起来。主流歌手和主流音乐市场的定义都正在被颠覆。腾讯音乐联合由你音乐发布的《2019数字音乐年度报告》显示,90后是听新歌的主力军,年度摇滚TOP20的三强分别是尤长靖,王源和蔡徐坤,年度民谣TOP20位居亚军的是张云雷的《毓贞》。没错,就是德云社的那个张云雷。

  除了音乐产业环境的变迁,《歌手》变革的导火索应该是上一季节目在收视率上的惨败。《歌手2019》网罗了刘欢,吴青峰,杨坤,齐豫,克里斯蒂安·科斯托夫等实力唱将,阵容堪称是“神仙打架”,但从头至尾收视率都没有破1。

《歌手2019》收视情况

  于是《歌手·当打之年》开始求变。按照官方说法,在《歌手》的第八个年头,节目组已经开始思考音乐的多样性,不再为“乐坛的扛鼎之位”搭舞台,而是要为年轻歌手的“当打之年”站台。简单来说,《歌手》开始随潮流而变,寻求更年轻化的表达。

  《歌手》不得不变,但从现在的情况看,该怎么变似乎还没有摸到头脑。毕竟,《歌手》不是面向垂类用户的纯网综,作为一档卫视台的王牌综艺,节目还是要照顾到基本盘,比如,我相信主流的电视观众对太一这种类型的音乐人不会有太强的兴趣。

  观众的审美也在变化。前几季节目流行的还是黄绮珊这样的大嗓门,林志炫这样擅长飙高音的选手,但到了这届《歌手》,你会明显发现这种类型的选手不再受到追捧了。这一季《歌手》中黄霄云被一些乐评人评为实力完美,但到了观众那里,收获的却是“只会炫技,没有感情”的评价。

  另一方面,伴随台网关系的变迁,视频网站已经成为爆款音乐综艺的操盘手,不断在音乐的细分市场找寻机会。这一季《歌手》中,新面孔其实都是过去几年网综的“回锅肉”。刘柏辛之前参加过《中国新说唱》,不过因为止步六强没有引发太大的关注。太一2018年参加过腾讯视频的《即刻电音》获得过尚雯婕的赏识,秦凡淇2019年参加优酷的《这!就是原创》,还进入了十二强。

图片来源:刘柏辛微博

  说唱,电音,乐队等细分领域最近几年都被爱优腾深耕过了,如何在这种情况之下挖掘到适合在《歌手》舞台上展现的选手,这是节目组不得不面对的难题。在这届《歌手》的首发阵容中,有一半的嘉宾之前都参加过《歌手》,你就知道找人有多难。

  不过,《歌手·当打之年》仍然有给人惊喜的歌手,比如周深。我统计了一下前七期节目的最终排名,发现周深有六次都排在前三。

  观众的审美是很微妙的东西。我猜想,周深节目粉丝的基本盘或许可以对标李健,他们在音乐风格上同样走安静唯美路线,人又温和风趣,不把急功近利写在脸上,成都大学教务系统可以说颇为契合中产审美。所不同的是,周深多次演唱过和动画电影相关的音乐作品,比如其代表作《大鱼》就是国漫里程碑《大鱼海棠》的印象曲。周深在B站的账号有70多万粉丝关注,他还参加了去年B站的跨年晚会,想必颇能赢得年轻二次元群体的好感。

图片来源:《歌手·当打之年》截图

  周深也算是音乐选秀出身。2014年,21岁的周深站上《中国好声音》的舞台,唱了一首《欢颜》,赢得三位导师为他转身,但初出茅庐的周深仍然青涩,没能走到最后,在那英战队16进4环节他就被淘汰了。不过,在周深的音乐的道路上,那只是一个起点。比那些排名更为靠前的选手,周深更为坚持自己的音乐事业,他的运气也不错,辨识度极高的嗓音为他吸引来贵人高晓松。

  他一面修炼内功,一面克服羞怯,还要面对声线和风格的质疑,一步步走到了《歌手》首发阵容的舞台上。《歌手》还在不在“当打之年”不好说,生于1992年的周深正是“当打之年”。


上一篇:周艺轩凌晨为陈梦瑶庆生 女方此前曾公开二人恋情
下一篇:刘涛绿洲练瑜伽撑地倒立 腰肢柔软纤细动作超优美

热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www.zkjipiao.cn All Rights Reserved